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毕增祺:把人看成是一个整体
首页> 新闻 > 正文

毕增祺:把人看成是一个整体

来源:光明日报2021-10-11 09:4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听医者讲述】

  从医60余年,与医疗卫生事业结下深厚情缘。20世纪70年代受命出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医官,见证中美建交和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20世纪80年代与同道一起创建中国肾脏病学科,创建协和肾内科。在国内最早报道IgA肾病;在国内率先探索慢性肾功能衰竭早、中期的非透析综合治疗……作为著名肾内科专家,退休后仍活跃在临床一线,看门诊、查房、会诊,抗震救灾等多个时刻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毕老的一生传奇而多彩,从他的讲述中可以看到新旧中国近一个世纪的时代变迁。

  ——访谈人董琳

  到协和上班,是从实习医师开始做起。那时候院领导经常在各个科室里转,党政领导深入群众、深入基层,医院医、教、研井井有条。原来协和医院内科下面是分组,我在心肾组。当时流行一句话叫“有心无肾”,就是说心肾组以心脏为主,肾脏没有人具体落实,方圻主任就让我多注意肾脏病。当时我有一点闯劲儿吧,想正式成立一个肾脏病组,我直接打了一个报告给医院党委,党委同意了。那正是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肾脏病学也发展起来了,我们刚好赶上了这个潮流。

  肾脏病组的成立花了好大力气,最开始要什么没什么。金兰主任很支持我,分给我5张病床,我又从医院找了一些年轻的护士和技术员。沈亚瑾大夫建血透室,白天、晚上都要亲自动手,很费力。当时协和没有血透治疗用的“人工肾”,第一台血透机是李大钊的女儿捐赠的。她从日本回国到协和治疗,自己带了一个血透机,就把这台机器捐给了协和。当时国外的“人工肾”已经很成熟了,而我们国家才刚刚起步。

  最开始开展肾穿刺,压力也比较大,那时候做得有点粗糙,在X线下比较盲目地穿刺。我在科里带头做,成功了,再教给年轻人。我的研究生李学旺大夫,他立了个科研课题是与做肾穿刺有关的,我们建立了肾脏病理的相关标准。后来,香港一位医生来协和演示用超声做肾穿刺、定位,那之后我们才开始用超声。

  经过医院同意,我在石景山医院开了一个病房,把病情轻的、恢复期的病人转到那儿去,同时帮他们建立了肾脏科、培养大夫,他们医院请我当顾问,每个礼拜我去查房,这样肾脏病人住院的问题就解决了。这条路我当时走得还是对的,一个学科假如没有病人来源,那就很难发展。

  在中国,协和成立肾脏病组之前,有好几个地方已经成立了肾脏病专科。虽然协和起步晚,但是发展得比较快,因为我们抓住了一个关键问题。当时我有一个想法,要做好这个科,必须要找一个国内外大家都关心的、比较热的、没解决的问题,那就是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治疗问题。当时美国也在研究这个问题,我们提出的研究方向就是慢性肾功能衰竭的非透析治疗。我们搞中西医结合,还有综合治疗、营养治疗,把人看成是一个整体,不能说得了肾功能衰竭就一定不行了,就没法治了。

  中华医学会肾脏病学分会一成立,我们就牵头开展这个课题,可以说一呼百应,也引起了大家的重视,协和对慢性肾功能衰竭的中西医结合疗法有了一定的影响。所以一个学科的发展,起点很重要,要符合广大人民需求。另外,既然是一个肾脏病学科,不能只抓一个病,要全面开展。

  医生要保护患者的劳动力,这是很重要的,要把人看成是一个整体。譬如说老年肾脏病,老年人肾功能都减退,这个减退是老龄化的表现,可以稳妥一点保护肾脏,不要发展就行了。我有个病人,一听到肾脏不好就要自杀。后来他到协和来看,我们就给他治疗,不能断根儿,但可以扶持着、保护着劳动力,他照样工作了好多年,那就达到治疗目的。他继续劳动,没有躺在床上,心态不一样,人生观也改变了。

  最开始,我们认为得了早期肾功能衰竭,病人就应该休息了。但有一次,一个日本人到协和看病,他说要到我们这儿透析,还说他白天要上班,我们说你的肾功能都那么差了还怎么上班。他说,我在美国都行,为什么在你们这儿就不行?这个事当时对我们有很大启发,给他做透析后,他回去照样工作,全部工作完成后就回国了。当时我们中国透析技术水平比较差,老百姓的认识也比较差,提到透析,那认为这个人就完了。从那之后,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有了改进,对不是肾功能晚期的病人,能够正确安排疾病、劳动、生活、心理之间的关系。

  一个临床医生,假如没有科研的训练,只是看病,可以平稳治疗病人,但要前进不容易,往往就是原地踏步,因为他没有思路,也提不出问题。临床医生必须要搞一些科研,在研究工作的基础上,思维也会改变。当然,我觉得不能要求全国所有医生都要临床也好、科研也好,但从临床发现问题然后探讨解决问题的思路,是必需的,因为临床本身要不断进步。

  对病人,我是深深感受到张孝骞主任的那句话,“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在工作上,对病人,甚至于对病人家属,要换位思考,处在他们的位置上去想,可以站在一个位置上共同沟通,一对立就不好办了。做人、做学问要严谨,这些都是协和的好作风。年轻的同志在医疗工作上都应该有所前进,先不说要有大的创造,但至少应该站在前沿。思想上也要提高认识,一个人的思想境界如果不高,那他的人生道路也不可能走得好。无所作为、无所追求、满于现状,那不行,这世界发展得太快了。协和应该更上一层楼,不能吃老本儿,不能辜负国家和人民的期望。

  (本报记者崔兴毅整理)

[ 责编:武玥彤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习主席的话 世界如此强烈共鸣

  • 北京冬奥会与冬残奥会奖牌发布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磷是植物生长发育必需的三大营养元素之一,是植物体重要的组成成分,广泛参与植物体内众多酶促反应及细胞信号转导过程。
2021-10-27 10:09
这是该团队继研究氧化铈纳米颗粒提高棉花抗盐能力的机理之后,再次证明纳米生物技术能给作物“强身健体”,提升农作物抗逆能力。
2021-10-27 10:09
木质素大约占到非木质纤维原料组成的20%—40%,传统制浆就是脱除木质素,获得用作造纸原料的纸浆纤维。
2021-10-27 10:07
人类拥有远超其它动物的智力和创造力,这背后的原因,是人类拥有极其强健的大脑。虽然还无法确认是否还有基因影响了这个脑区的发育,但可以肯定的是维甲酸在前额皮质的发育过程中极其关键。
2021-10-27 10:04
相互锁定的螺旋三角形组装在六聚体核心的顶部,以展开一个由六个球状底物结合域组成的网。该研究成果为理解Lon和其他具有类似活性的AAA+蛋白酶的结构机制提供了一个完整的框架。
2021-10-27 10:00
内蒙古古生物化石保护研究所将对采集的古生物化石进行修复和鉴定,进一步拓展内蒙古白垩纪古生物化石的研究广度和深度,对这一时期生物演化史提供充实的科学证据。
2021-10-27 10:00
目前,研究团队正与彼得·麦卡勒姆癌症中心合作,对这种新型载玻片进行测试,用它辅助诊断早期乳腺癌。研究人员希望这一技术能够成为现有组织成像方法的有益补充,并应用到更多癌症的早期检测上。
2021-10-27 09:59
火山灰年代学可以帮助我们解决一些重要的科学问题,比如大型火山喷发事件与气候变化、人类演化之间的成因联系,以及气候快速变化事件的区域差异等。
2021-10-27 09:56
最新研究主要作者、亚利桑那州行星科学研究所的胡安·桑切斯说:“我们的分析表明,这两个近地天体的表面都含有85%的金属,如铁和镍以及15%的硅酸盐物质。
2021-10-27 09:53
此次科学家们通过机载激光测绘技术的详细分析,不但将遗址布局可视化,还揭示了浓密丛林区域的古建筑结构。
2021-10-27 09:47
据物理学家组织网24日报道,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日前表示,计划今年年底前执行的“阿尔忒弥斯1”号任务又被推迟到2022年2月,这是美国重返月球的第一步。
2021-10-27 09:46
交通部门的碳减排对于全球减排工作至关重要。研究人员认为,这一减排主要源于货物运输从公路运输改为铁路运输,而这又是因为旅客改乘高铁而间接导致的。
2021-10-27 09:42
中日双方嘉宾除了就恪守伦理规范、遵守规则规定达成共识,还探讨了AI与隐私数据、数据安全之间的关系。
2021-10-27 09:40
在“轨道礁”建设过程中,蓝色起源公司将提供“实用系统”和“核心模块”,并计划使用其“新格伦”重型运载火箭进行发射。
2021-10-27 09:28
66比特可编程超导量子计算原型机“祖冲之二号”,实现了对“量子随机线路取样”任务的快速求解。
2021-10-27 09:20
根据现已正式发表的最优经典算法理论,“九章二号”处理高斯玻色取样的速度比目前最快的超级计算机快10的24次方倍。
2021-10-27 09:17
10月26日,2021人工智能计算大会(AICC 2021)在京举行。
2021-10-26 20:44
2020年,潘建伟团队成功构建76个光子的量子计算原型机“九章”,处理高斯玻色取样问题的速度比超级计算机快一百万亿倍,使中国成为全球第二个实现“量子优越性”的国家。今年以来,潘建伟团队进行了一系列概念和技术创新,于近期成功研制出“九章二号”。
2021-10-26 12:01
徐建明团队在江苏宜兴8个不同地点采集了两种类型的土壤,进一步研究土壤类型是否会影响苯并噁嗪化合物对草地贪夜蛾的抗性。
2021-10-26 10:36
在南极洲东部,年复一年堆积起来的冰层厚度超3千米,蕴藏着许多“秘密宝藏”,比如来自外太空的陨石、古代火山爆发产生的尘埃,以及神秘的冰下湖泊。”日本国立极地研究所冰川学家、日本冰层钻探研究带头人Kenji Kawamura说,但重复的钻探工作提高了成功概率,足以使冰芯的发现得到相互印证。
2021-10-26 10:29
加载更多